般若慈

只是人。

[夢虯孫BG] 一個一起成長的故事

*對著 @阿柴 的虯作的一場春夢

*柴特好,嫖了她的虯還幫我看了尬點

*女主名字很隨意,請大家自己代入

*作者只是個女票客

 

 

1.

 

源潤,金光大學社會科學院歷史學系二年級生,剛剛發現自己喜歡上隔壁社會學系的夢虯孫。

 

他們是公開演講課的同班同學,基本上沒有對話過幾次,即使有些共同的選修課,也很少來往,但是源潤卻對這個男孩子印象很深刻,甚至是喜歡的。

 

實話說,她對他瞭解其實少之又少,萌芽的戀慕或許只是荷爾蒙的吸引。

 

俊俏又帶著稚氣的臉龐,直率爽朗的性格,代表健康活力的小麥色皮膚,還有隨身攜帶的小挎包,他的一切,真是太可愛了。

 

「等等,你基本上只是喜歡他的外表吧!?你根本就不知道他是怎麼樣的人啊!」在微信裡聽完源潤今天第五次誇獎夢虯孫,在另一間大學讀書的閨蜜覺得心有點累,源潤的喜歡實在太草率了。

 

「這可能是一見鍾情吧。」

 

「你給我閉嘴。」

 

「你以前很遷就我的,你是不是不愛我了?」

 

「我求你不要再打擾我學習了,去要個聯繫方式吧。」

 

於是再次上演講課的時候,源潤整節課都很忐忑,一想到要搭訕什麼的,心臟就撲通撲通地跳,課基本沒聽進去。直到下課,看著夢虯孫就要離開的身影,才急忙追了出去。

 

要不要說?要不要說出口呢?好吧,還是試試看好了!加油!源潤!你是最棒的!

 

「夢虯孫!」很好,叫住他是成功的第一步!

 

夢虯孫有些詫異和迷茫地回了頭,對上她的視線。

 

她怕了。

 

「我xi......想是不是可以和你做社會學的選修課的報告!」

 

還好很機智。

 

 

「哈?喔!可以啊。那你把微信號給我唄,方便聯繫。」幸好在大學裡面為了做報告而去認識其他人的情況很常見,於是源潤的行為並不突兀。況且夢虯孫又是比較外向熱心的,自然是沒有拒絕同學的請求。

 

源潤一顆怦怦直跳的心終於平靜了下來,佯裝鎮定地找出二維碼給夢虯孫,互相加了好友之後才各自離開。

 

 

她決定給閨蜜報告這個消息。

 

源潤:我,今天沒敢直接要電話。

閨蜜:…...我就知道。

源潤:但我們加了好友,怎麼辦,有點,開心。

閨蜜:???!!!這個操作,可以。

 

 

交換完微信的那個晚上,源潤興奮到完全睡不著,將夢虯孫的朋友圈視j了個遍。

 

2.

 

兩個人共同的選修課是「當代社會」,內容基本上是簡介當代社會的問題和情況,不需要特別專業的社會學知識,雖然源潤主修歷史,不過這個課程還算應付得來。

 

每節課下課前都有一段小組討論的環節,源潤於是順理成章地就直接坐在了夢虯孫的旁邊。

 

「誒~女朋友?」源潤順著聲音的方向望了過去,一個藍色頭髮的男生單手搭著夢虯孫的肩膀,朝她打量了一番。

 

下意識地看了看夢虯孫,不小心和他對視在一起,強裝鎮靜地移開視線,回了那男生一個笑容,「你猜。」

 

惹來那個藍發男生的調侃:「那......還挺有個性。」

 

「跨丟鬼!你不要瞎說。」源潤原本覺得很尷尬,聽到夢虯孫的回話後,心裡有些失落。

 

不!源潤,不要低頭。

 

保持淡然!保持淡定!

 

幸好夢虯孫及時化解,衝那個男生喊了一聲:「劍無極!你開開我玩笑就算了,還牽扯別人。」作為剛認識的朋友,開這種玩笑還是過分了些,於是簡單地解釋了一下:「額,你不要在意啊,他就是喜歡亂講話。鳳蝶會幫你揍他的。」

 

 

她表示同意地點點頭,朝劍無極看了一眼,只見他臉色蒼白,對一個平瀏海高馬尾的漂亮女生哀求道:「蝶碟,妳冷靜點。只是個玩笑......能不能沒人的時候再打,給我點面子。」因為老師還蠻講究課堂紀律的,所以劍無極只能忍著耳朵的疼痛,安靜地上完了一整節課。

 

3. 

 

為了做小組報告,四個人建了個微信群,有劍無極在的地方,是聒噪熱鬧的。除了作業的交流,還會聊一些不相關、亂七八糟的內容,雖然大部分都是劍無極一個人在說,不過一來二去,也熟絡了起來。女孩子心思細膩,相互之間也會講一些悄悄話,鳳蝶明白她的心意,對她不緊不慢的態度感到著急。源潤喜歡夢虯孫,總是懷著忐忑、懷疑、慌張的心態去和他做朋友,就算已經熟到可以兩個人一起去圖書館找資料或是吃個午飯,還是不太敢長時間地和他對視。

 

她覺得夢虯孫是一個很優秀的人,特別是相處久了之後,體現得更加明顯。

 

長得好看,成績不錯,待人真誠,性情率直。

 

什麼事情都能做得好,雖然在處理自己在乎之人時會感情用事,但這本就不是什麼缺點。

 

更重要的是,他身上散發的魅力讓她著迷。

 

那種帶著蓬勃又頑強的生命力,讓她看著他的笑容,就能很勇敢、很努力地去面對困難。

 

那就是她的小太陽啊。

 

可是她始終跨不出那一步,她怕一旦說出口,朋友也做不成了。或許因為夢虯孫是她第一個喜歡的男孩子,所以異常地珍惜和他的友誼,即使內心再如何喜歡他,她也怕自己的喜歡破壞了和他的友情。

 

能做朋友,已經很開心、很幸運了。

 

源潤這麼告訴自己,可是她不知道,這種情感,被她當成是遲來青春期的動心、或是膚淺的喜歡,卻是在心裡扎了根,然後瘋狂地生長。他的一個動作,一個表情,一句話,都撩撥著她的心弦。

 

這種積累已久,卻被理智壓制的愛戀,終於在撞見夢虯孫被別人告白的那一天,爆發了出來。

 

那日,四人約定好在圖書館做最後的總結工作,然而鳳蝶卻臨時有事,本來劍無極因為鳳蝶缺席而興致缺缺不想來,但他畢竟是這個世界上最沒面子的男朋友,在鳳蝶的死令下還是準時出席了。

 

臨近期末,圖書館一般很難找到位置,幸好來得早,他們選擇在一個可以交談的區域做小組報告。

 

夢虯孫雖然也和劍無極一樣好動,不過在做正事的時候還是沉得住氣的;源潤就更不用說了,本來就挺在乎成績的,而且心心念念的對象就在面前,總想表現得好一些;只有劍無極百無聊賴地用筆電和別人微信。

 

「誒,生角的,有人找你。」劍無極偏了偏頭,示意方向,只見一個女孩子徘徊在門口。

 

「誰啊?不認識。」這麼說著,還是起身去找人。

 

「源潤,走,跟去看看。」夢虯孫走後,劍無極硬要源潤陪他一起去偷聽。

 

「呀,我還有一段沒打完呢。人家說事情,你偷聽幹嘛。吃太飽了嗎?」

 

「這很重要!因為那個女生要和生角的告白啊,很可能會脫單欸!你難道不好奇嗎?」

 

聽到這裡,源潤突然停下了手上的工作,大腦被狂轟濫炸了一番。遲疑了幾秒,保存了文件,深吸一口氣:「好。我們去看看。」然後告訴自己要成熟地控制情緒。

 

她想過夢虯孫總有一天會被人告白,想過他和一個不知名的女孩子在一起,只是沒想過來得那麼快。

 

和劍無極躲在陰暗角落,她背靠著冰冷的白牆,靜靜地偷聽著。

 

那是個和他一樣開朗陽光的女孩子,她在想,也許這個女孩子很適合夢虯孫吧,他們是那麼的相似。

 

她聽到:

 

「夢虯孫!我喜歡你!我們交往試試看吧?」

 

她心裡緊張,攥緊了拳頭,盯著喜歡的男孩子不放,想知道他的反應。

 

一邊又氣惱,靠,被人搶先了。

 

劍無極專注在看另一邊的情形,一轉頭看到源潤表情有些難過。

 

「等等,源潤?你?不是吧?......靠......」源潤畢竟是個女孩子,劍無極不方便去安慰她,只能咒罵自己。

 

她看到夢虯孫紅了臉,不知所措地望著那個女孩,嘴裡說不出完整的句子,就更是生氣。

 

嫉妒的情緒一下子爆發了,她做了幾次深呼吸,忍耐著接近失控的情緒:

 

「劍無極。別動。」

 

「這不能忍。」

 

「我等一下再回來哭。」

 

「不許到處說。」

 

然後越過在一邊被她嚇得半死的劍無極,推開門走了出去。

 

夢虯孫永遠忘不了那天,一直都很文靜甚至是膽怯的源潤,十分鎮定的樣子,說著不像她會說的話,眼神熾熱地望著他:

 

「我也喜歡你。你不要和她在一起。」

 

哪怕有些狼狽,哪怕有些笨拙,這是她有生以來最勇敢的一刻。

 

勇敢不過三秒,說完這句話她簡直想直接就地挖個洞鑽進去,或者把自己打包快遞到無人島上了卻此生,這樣的行為對她而言實在太羞恥了。

 

所以假裝淡定地跑回座位,不理會直接傻眼的三個人。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夢虯孫,雖然今天被震驚了兩次,短時間內收到兩個人的告白,其中一個還是相處許久的朋友,作為當事人,還是有責任去處理這件事情的。

 

他很坦誠:「同學,我們不熟。我不喜歡你。我不會和你交往。」

 

說完拉起劍無極就跑,沒敢回頭看女孩子的反應。

 

今天真的跨丟鬼了。

 

回到座位的三人尷尬地沉默了許久,劍無極最先崩不住,偷偷摸摸地看了對面的源潤一眼,只見她表情正常地打著字,於是推了推夢虯孫的手臂,讓他緩和氣氛。

 

本來不想面對現實的夢虯孫,接收到劍無極的信號,十分勉強地想了個說辭,讓各自都有台階下:「源潤,剛才謝謝你幫我解圍。哈哈。」

 

其實她心裡本來也想好一套說法去蓋過這件事情,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想坐實了這件事情。

 

於是抬頭凝視了他幾秒,鼓起所有的勇氣,很認真誠懇地說到:「不。我是真的喜歡你。我沒有在給你解圍。」

 

然後看到夢虯孫臉上逐漸暈染上紅,完全不敢直視她,就傻傻地僵住了。

 

許久,她才開口:「劍無極,為什麼你的部分一個字都沒動過?」

 

這件事情就這麼過去了。

 

只是隔天早上,劍無極又不知怎的,一瘸一拐地來上課。

 

4. 

 

自從跟夢虯孫意外告白之後,源潤反而是最淡定的那一個。有時候只要跨出了一步,就會變得更加勇敢。

 

而對於夢虯孫,一個沒有談過戀愛的純情男生而言,經歷過那件事的源潤,實在是大膽過頭了。

 

雖然之後還是像普通朋友那樣相處,不過總覺得源潤看他的眼光過於火熱了,有時候突然的示好讓他害羞到落荒而逃。

 

比如:

 

系際運動會的時候,比賽完給自己遞水和毛巾,然後悄悄湊到耳邊說「你好棒!喜歡你!」,其他人來的時候又裝作沒事一樣,笑吟吟地望著自己。

 

又或是,每週二在門口等他下課,怕他來不及吃午飯而送便當,而味道竟然很不錯,最後稀裡糊塗地變成了每週的習慣。

 

不然就是在自己忙碌於其他活動的時候,很認真地做完了自己的任務還順手把他的部分做完了,甚至提出幫忙的意願。

 

仔細想想源潤還蠻貼心的,知道他會不好意思,所以在別人在場的時候,都不會太過分。本來劍無極是個藏不住話的,被源潤這麼一弄反而沒讓別人有揶揄他的機會。

 

在微信上私聊的時候,還勉強可以應付。

 

源潤:「虯虯,不出來看電影嗎?」

夢虯孫:「......不了,有事。」

源潤:「那好吧。沒關係。我下次再問。」

 

然而在面對面的時候,他是招架不住的,特別是周圍沒什麼人的情況下。

 

「虯,你長得真好看!」

 

「想摸摸妳的身體。」

 

「摸一下你的角,你會有感覺嗎?」

 

「啊,好想和你在一起啊。」

 

「……源潤。不要再說了。我要報警了。」

 

 

 

5. 

 

夢虯孫對源潤的第一印象不是很深刻,只是個面熟的同學。

 

兩人之間熟悉起來,還是因為源潤主動提出要一起做報告。他覺得很詫異,他成績雖然不錯,卻不是最頂尖的,而且確實不熟,但他還是接受了請求。

 

相處久了之後,自然而然地成為了朋友。

 

一開始,他只把源潤當成鳳蝶一般的異性朋友去看待。

 

後來,她突然告訴他,是喜歡他的。

 

他從沒想過,和好朋友談戀愛的樣子。實在是太奇怪了。

 

在別人面前很矜持大方,私底下老說一些羞恥的話撩他。

 

但他不討厭,所以繼續放任她對自己的撩撥。

 

 

「等等。這不能成為你壁咚我的理由。」夢虯孫要瘋了,源潤把他逼在牆角,墊起腳尖很努力地要撐在他耳邊,模仿前一陣子很流行的壁咚,說什麼「趁你還沒有女朋友先讓我嫖一下」。

 

正值夏天,她穿的衣服略略寬鬆,一低頭就會看到衣領附近一片雪白的肌膚,於是夢虯孫別過頭,閉上眼睛,一點都不敢看。

 

然而兩個人的身高差不小,怕她摔了,手虛扶著她的腰,但又不敢碰到。

 

情侶在校園裡做這種事情其實很正常,不過他們倆名不正言不順的,雙方都覺得有些異樣的刺激,十分關注周圍的風吹草動。

 

夢虯孫很後悔,為什麼自己在她言語攻勢下暈暈乎乎地答應她一起去散步,這姑娘分明另有所圖。

 

「......你玩夠了嗎?」

 

「沒有,那你繼續讓我玩嗎?」

 

「……」

 

「虯,你害羞了?你看起來比我還緊張的樣子。」

 

「你閉嘴。」

 

源潤臉皮厚的原因在於,她發現夢虯孫比她還羞澀。其實她心裡還是在意周圍是不是有人經過,所以在聽到遠處傳來別人交談的聲音的時候,心下一慌,沒站穩直接向旁邊倒。

 

夢虯孫反應快,及時朝著自己的方向按著她,一個用力過猛,源潤直接撞進他懷裡。

 

情況似乎有些不妙......

 

女生的臉就埋在男生胸前,為了站穩於是雙手環抱住男生結實的腰部。

 

源潤。你完了。

 

這就是,擁抱夢虯孫的感覺嗎。

 

幸福得要,站不穩了。

 

「夢虯孫……這不是我害你的喔。」

 

「……」

 

「你要對我負責。」

 

「……好吧。」

 

「那現在可以親一個嗎?」

 

「不行。」

 

「來一發?」

 

「絕對不行。」

 

「那......再抱久一點?」

 

「…….那你不準說話。」

 

想抬頭看看夢虯孫的反應,卻被他輕輕按著,頭頂傳來溫度。

 

「也不准看。」

 

夏日午後,微風清涼。

 

懷裡抱著一個女孩子,一個對他極好的女孩子。

 

他感覺,還可以。

 

 

6.

 

大四的那一年裡,發生了很多事情。

 

大家覺得夢虯孫變了,變得狠戾了,變得冷酷了,從一尾幼龍長成惡龍。

 

她並不這麼認為,她覺得他只是變得沉著了,變得果決了。

 

她覺得這樣子,很好。

 

現代生活節奏很快,大學課業繁重的同時,還有許多面試實習的機會,大二大三的時候,已經有許多公司來學校招聘實習生了。

 

源潤從來不知道將來的自己要去哪裡,歷史系實在太難找工作了,而且她對這些實習機會興趣缺缺。

 

她開玩笑般地對夢虯孫說,唉,不去面試啦,反正都是賣保險的命。

 

結果他輕輕地捏了捏她的臉頰,圓潤的臉蛋微微泛著粉紅,她皺眉,說,你幹嘛呀。

 

他無奈:快給我跟保險從業人員道歉好嗎,而且,你應該要去試試看啊,萬一遇到了合適自己的呢。

 

她回嘴:那些公司都是想招聘商學院的吧,要怎麼競爭得過呀。

 

他沉默了幾秒,安慰道,其實歷史系還好,社會學應該就是社會科學院的底層了吧,像我們這種提出社會問題的人,更不適用於這些公司啊。

 

他想了想,又補充道,其實如果你真的想找專業對口的實習,我幫你找那傢伙吧。

 

她笑了,笑得像只狐狸,戳了戳他頭頂湛藍的龍角,調侃道,你不是,不喜歡找他的嘛。

 

然後咦了一聲,恍然大悟說著,我們一起去找欲教授開個後門唄。

 

他不悅,我不想靠他,我自己會找到實習機會的。

 

知道他不高興,她也沒繼續說下去,兩人相顧沉默。

 

其實她心裡一直都知道他想要掌控自己的心思,她方才隨意這麼說,實際上傷害到了他,只是他寬容。

 

於是從椅子上突然站起,雙手搭在他的肩膀,鄭重地說,好,我們都不要去找他,我現在就去找實習,我們一起努力!

 

他被她驚到了,琥珀色的眼瞳從充滿疑惑到了然,嘴角逐漸顯露笑意,說,好,一起努力。

 

 

 

 

 

 

幾個月時間,兩個人從一開始的懵懵懂懂和磕磕碰碰,到後來慢慢了解面試技巧和習慣面試方式,鍥而不捨地尋找適合自己的機會。

 

夢虯孫拉直了他的卷髮,學會了穿西裝打領帶,她學會了穿高跟鞋和化妝。

 

兩個人形象變了許多,而她也知道夢虯孫的內心世界也變了許多。

 

只是他很少說起,所以她也不去主動問。

 

旁人的談論,他偶爾的一兩句傾訴,最後加上自己的推論,也七七八八明白發生了什麼。

 

她明白他內心的煎熬,不同角色的衝突,還有立場的猶豫,最後的抉擇讓他走上了一條和過去截然不同的道路。

 

大環境劇烈的改變和動搖之下,她也有些無所適從。

 

但她知道,這個世界並不是非黑即白,不是只有正確與錯誤,每個人只是遵循自己的原則,做出決定罷了。

 

所以她也決定,要守著他,陪著他,直到他得到他想要的。

 

那日,她陪著他去理髮,看著濃密捲曲的藍發一縷縷燙得順直。

 

他解釋那天的行為,說這樣子看起來穩重。

 

她望著合身的西裝襯得挺拔英氣的他,應道,嗯,我幫你打領帶。

 

他鬆手,低頭看著她靈巧地打一個漂亮的結,一瞬間恍惚,想到她忍著不哭,強硬要求自己不要和別人在一起的模樣。

 

他突然笑了,低沉的笑聲透過胸腔,微微震動著。

 

她抬頭疑惑地看著他。

 

他回答,沒,就是沒想到這個穿西裝打領帶的技能竟然不是在應徵面試的時候發揮作用。

 

她沒忍住開了個黃腔,呵呵,這個技能可以發揮很多作用。

 

知道她又在不正經,漫不經心地扯了扯打得有點緊的領帶,才發現她一直對著自己發呆。

 

「……你幹嘛?」

 

「臥槽,虯你剛才太帥了,能不能再來一次?完全合不攏腿了!」

 

「……你要我遲到多久?」

 

「記得表情要漫不經心,就是好像看著人,又好像沒在看人的那種!嗚!想日!虯,這條命給你,都給你!!」

 

「……好了,看爽了就給我去讀書。」

 

最後,她找到了實習,卻放棄了,她說,大學教授應該可以養得起一條龍吧。

 

他聽了,捏了捏她的耳垂,說,你養得起你自己就很好了,又說,這個前提下,多的錢都給我買零食,不許養別人。

 


【虬俏/俏虬】金光森林的小不點

*可能算是妖精森林的小不點paro???
*很多私設
*性轉注意
*ooc
*文筆粗糙,很多地方可能不合邏輯
*假糧,來吧,各位老師們太太們來吃我的垃圾吧!


夢虯孫是一隻來自海境森林的小妖精,現在和好朋友俏如來住在中原森林里。俏如來也是一隻小妖精,不過她是中原森林的原住民,自從成年後便離開家裡,獨立生活。俏如來長得美麗又可愛,雪白的長髮,一雙又大又圓的眼睛,總是柔柔地笑著,人緣極好,是中原森林公認的女神。當然,總 是有例外,聽說她那個叛逆前衛的妹妹小空就特別地討厭她。小空還未成年就離家出走,常年居住在魔世森林,還改了名字叫戮世摩羅。每次說起小空,俏如來總是咬牙切齒,夢虯孫不知道在家裡看過多少次她柔美的面容猙獰扭曲的樣子。不過說起另一個妹妹銀燕,她眼底倒是一片溫柔。

比起俏如來,夢虯孫的家庭背景更是複雜,說起來還有點兒心酸。海境森林幾乎是封閉的,等級制度森嚴,夢虯孫身上稀有的虯龍血脈,便是鮫人和寶軀混血而來的。不同種族的通婚,隨即而來的是俗世的不理解和反對,她的父母因此殉情。夢虯孫一直在海境森林裡流浪,她見過金碧輝煌的宮殿,也看過殘垣斷壁的貧民窟。幸好她總是隨和又爽朗,因為混血而生得洋娃娃一般可愛的面容,又長又翹的睫毛下一雙靈動的眼睛,總是討人喜歡。

俏如來記得第一次見到夢虯孫,是在一個下著大雪的夜晚。

她的房子建在一棵又高又壯的樹上,盤根錯節的樹根上整整齊齊地釘著木板做成的階梯,對於一隻小妖精而言,上下樓梯有點兒辛苦,不過俏如來認為這能鍛鍊身體,所以也沒有想過把房子遷到樹下,而且上面的空氣比較好,適合妖精的生長。冰雪覆蓋了階梯,外面刮著的寒風能把小妖精從中原森林吹到苗疆森林,屋門緊閉著,俏如來披著外套,正哼著歌兒煮著她最喜歡的蔬菜濃湯。

突然,屋外傳來一聲響,俏如來轉頭一看差點沒被嚇死。

一張肉臉壓在窗戶上,眼睛死盯著自己鍋裡的湯,彷彿鷹狼緊盯獵物不放,嘴角還可疑地留著口水。儘管受到了驚嚇,俏如來還是鎮定地讓那人進門。

一開門,那妖精灰撲撲的臉上,帶著夏天般陽光的笑容,問道:「能不能給我點......」話未完便暈倒在地上。門內門外是兩個世界,屋內吹進了寒風,俏如來一手扶著那妖精,一手趕緊關上小木門,隔絕外面的風雪。

把她扶到沙發上躺著,摸了摸她凍僵的小手,進屋取了自己繡著梵文的白色外套,蓋在她身上。俏如來打量著這隻小妖精,健康的小麥色皮膚,比自己還肉乎乎的臉上點綴著藍色紋樣,頭上長著晶瑩剔透的角,濃密又捲曲的藍髮夾雜著白,雖然長得與眾不同,卻也可愛。

怕鍋裡的湯煮乾了,俏如來衝進廚房,立刻盛了兩碗熱騰騰的湯,又關了火,把湯端到擺放好餐具的桌上。

或許是因為餓得緊,聞到屋內瀰漫著的香氣,小妖精一下跳了起來,彷彿在自己家裡一般,直接坐上椅子,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或許是意識到自己太過唐突了,於是十分不好意思地摸摸頭,歉意地望了一眼俏如來。俏如來對她溫和地笑了笑說:「沒關係,你吃吧,還有呢。」。

俏如來學過禮儀,吃起飯來像優雅矜持的小公主,相較起來,那小妖精吃相豪邁,小嘴張得大大的,一口一口地消滅食物,要不是碗和湯匙不能吃,俏如來差點以為她真的要一口吞食。她吃得很開心,小短腿在椅子上一晃一晃地,像是個孩子,也許是因為那小妖精幸福又滿足的吃相太有感染力,俏如來覺得平日裡自己喜歡的蔬菜濃湯變得更好吃了,當碗裡的湯見底,卻覺得不夠吃。

小妖精吃飽後摸摸自己圓鼓鼓的小肚子,剛要用手背擦嘴巴,便被俏如來阻止,取了一張紙巾遞給她。她甜甜地道了聲謝,俏如來才發現原來她的聲音十分好聽,就像清甜的泉水。兩隻小妖精端著熱茶坐在沙發上聊著天。

小妖精名叫夢虯孫,來自大海之下的海境森林,她一路走到中原,無奈遇上風雪還迷了路,於是便是俏如來所見的那樣了。

俏如來好奇心起,問她:「為什麼要出來?我聽說海境是一個很封閉的地方。」

夢虯孫倒是毫不避諱地說著:「因為,被趕出來了唄。」,她指了指頭上的小角,「我是混血,大家好像都不喜歡我。所以我就出走了。」

「這…...」,俏如來內疚,後悔自己問了這樣的問題,無疑是再次傷害。

然而,不見她眼底有所悲傷,擺擺手:「沒關係,你不要太在意。有一天,我會找到自己的容身之處的。」

俏如來此時覺得,她琥珀色眼睛就像是嵌在漆黑礦洞裡的寶石,珍貴而耀眼。

中原森林的妖精民風純樸,再加上俏如來本就是真誠善良之人,於是邀請她:「嗯......你要不要暫時和我住一起,中原還挺大的,獨自在外,不熟悉環境難免危險。而且,有人跟我作伴,也挺好的。要是你不喜歡,再跟我說也不遲,我也可以幫你找地方住,我們這裡的妖精都還挺熱心助人的。」

夢虯孫立馬答應下來,當時的她沒有想過,之後會和俏如來在一起生活得很久很久。

之後,她們一起到過遼闊平坦的苗疆,深山古剎的佛國,學院林立的道域,甚至漂洋過海去過東瀛,沿著絲綢之路在魔世探險,她們還去過很多很多地方。

雖然兩個人並沒有一直住在中原,不過有人相伴的地方,那就是家了吧。

2017年 一個最愛的木頭人

2018年的第一天必須吹一下2017年最愛的小虯龍。作為一個特別隨意的虯粉,於是特別隨意地想表達一下到底有多喜歡小龍人,其實也就是隨便說點什麼,沒什麼邏輯,但我不接受批評😊。


本咩,一個無腦看劇的戲迷,一條顏狗。一版虯時期,只看得到他特別可愛,心裡想著:想親親他,抱抱他,想買好多零食養他!!一版虯到二版虯過渡期間,虯遭遇了很多,無論戲裡的遭遇,還是戲外對他的評價,也算是兩極化吧。看到的時候特別心疼,本來非常在意,後面在美色的面前完全釋然了,是的,二版虯真是帥到慘絕人寰,什麼替他覺得無奈、委屈,都在二版虯出場時煙消雲散,大腦直接當機:OMG!他,真好看!他,為什麼那麼好看?!他,身材真好!我想🌞他。自此沉溺龍色,無法自拔。


我不是很懂合理的劇情到底應該怎麼去走,也不是很明白一個角色到底要怎麼去塑造,對於自己而言,劇裡看到的就是所有了,所以不管他們怎麼寫,我都會看下去。至少讓我深深喜歡上虯了吧哈哈。很多事情,不分對錯,只是選擇。


想交一個如同虯一般有海的特質的男朋友。一版虯,明亮澄净,想和他去馬爾代夫度假;二版虯,深邃神秘,想和他潛到馬里亞納海溝冒險。


勇敢、真誠、正直、明辨。

果決、成熟、堅定、沉著。


這就是在虯身上,我所能聯想到的美好詞彙。


喜歡虯,特別喜歡,愛他。


2018年了,依舊想和他談戀愛。


最後,倡議各位太太多多產糧:

理由一,他很好看。

理由二,他很好看。

理由三,他很好看。

理由四,我求你們了。


希望沒有人看到我

沒有人喜歡俏如來x夢虯孫嗎?

好的,沒有人。

給我一分鐘,讓我離開這裡。

我很好,我愛學習,學習使我快樂🙂。